<object id="c4luo"><table id="c4luo"></table></object>

<source id="c4luo"><big id="c4luo"><acronym id="c4luo"></acronym></big></source>
<acronym id="c4luo"></acronym>
  • <tt id="c4luo"><bdo id="c4luo"></bdo></tt>

    <object id="c4luo"><table id="c4luo"></table></object>

    <input id="c4luo"></input>
    <wbr id="c4luo"></wbr>

  • <object id="c4luo"><big id="c4luo"></big></object>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外合作辦學屬于公益性事業。國家對中外合作辦學實行擴大開放、規范辦學、依法管理、促進發展的方針。中外合作辦學教育網 www.run250.com www.hzbx.cn
    2018年9月10日全國教育大會,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擴大教育開放,同世界一流資源開展高水平合作辦學。
    中外合作辦學屬于公益性事業,是中國教育事業的組成部分。
    您的位置: 首頁 > 專題 > 校長訪談 > 正文

    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齊納帕訪談:中國正成為國際教育重要力量

    2013-03-12 07:36 作者: 中外合作辦學教育網 來源: cfce.cn 瀏覽:
    摘要:維納亞姆·齊納帕: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國際教育研究所所長、教授;多年從事國際比較研究工作,著述頗多,編寫、參編、發表論文70余篇,發表研究報告、會議論文、培訓手冊等160余部;“全民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理念的最初倡導者。對中國而言,我們的教...
    齊納帕教授訪談:中國正成為國際教育重要力量
    2013年03月11日  作者:滕珺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中國正成為國際教育重要力量

    ——訪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維納亞姆·齊納帕教授

      維納亞姆·齊納帕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國際教育研究所所長、教授;多年從事國際比較研究工作,著述頗多,編寫、參編、發表論文70余篇,發表研究報告、會議論文、培訓手冊等160余部;“全民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理念的最初倡導者。 

      近年來,中國和中國教育的發展令世界矚目。放眼全球,該如何看待中國教育?對世界而言,中國教育提供了什么樣的成功經驗?對中國而言,我們的教育與世界先進水平相比,還存在哪些短板,未來發展方向何在?就此,筆者采訪了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國際教育研究所所長維納亞姆·齊納帕(Vinayagum Chinapah)教授!

      作為國際比較教育研究領域的知名專家,齊那帕教授曾經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工作16年。在過去的35年間,他的足跡遍及世界140多個國家,為聯合國機構、國際雙邊及其他多邊組織以及NGO組織開展科研、培訓、咨詢等服務。這位毛里求斯裔瑞典人自稱是個天生的“中國通”,因為他的名字中就帶有China。事實上,過去30多年來,齊納帕教授非?春弥袊逃,多次來到中國,與中國教育界開展了廣泛而深入的合作,對于中國教育齊納帕有其深入而獨到的見解!

      中國非常重視教育和教育改革 

      盡管硬件條件有限,中國的家長、老師和教育領導對教育卻都秉持著強烈的信念。中國政府高度重視中國的教育改革,同時,中國政治穩定,為教育改革創造了很好的外部環境!

      滕珺:您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與中國有30多年的交往。您當初是如何與中國結緣的?為什么選擇來中國開展教育合作與交流? 

      齊納帕:首先,從研究的角度來說,我是一個比較教育學者。30年前,也就是20世紀70年代末,國際比較教育研究越來越關注大國,特別是人口眾多、教育質量需要大幅提高的國家,比如中國。當時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國際教育研究所的所長,也就是著名的教育學家胡森先生,非常熱衷于在中國開展國際比較教育的研究,他本身擔任了中國許多大學的榮譽教授。而且那個時候,許多國際機構,如世界銀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簡稱OECD)都十分希望了解中國教育。但中國當時沒有能力組織大型的學校調查研究,所以當時的中央教科所,也就是現在的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邀請斯德哥爾摩大學國際教育研究所來幫助啟動這個項目,我有幸參與其中。這是我們交流與合作的開始,也是瑞典和中國教育合作的開始。此外,30年前的中國是大創新的時代,因為有了改革開放的政策,中國有機會向其他國家學習,這非常有利于開展國際比較教育研究!

      其次,與我的個人信仰也有關系。在中國開展比較教育研究是一項很有挑戰性的工作,因為當時世界并不了解中國,中國也比較封閉,因此很多有關中國的信息都存在偏見,甚至忽視了中國的存在。但是,即便在我來到中國之前,我也堅信中國未來一定會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因為中國是個大國,就像你不能在不考慮中國的情況下討論國際事務一樣,不了解中國教育,你就無法開展真正的國際比較教育。因此,作為一個年輕的比較教育研究者,我非常受啟發。在過去30年中,相對于其他相同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的國家來說,中國取得了很大的教育成就,我相信其中必然有很多東西值得學習。我是從瑞典這個經合組織的小國家來的,經合組織國家之間會相互學習,但從沒有向經合組織之外的國家學習,而比較教育就是要從不同的教育體系中學習借鑒。因此,向中國學習并幫助中國向其他國家學習,是我畢生的使命!

      滕珺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您能描述一下這30年來您所看到的中國教育的發展和變化嗎? 

      齊納帕:這個變化是翻天覆地的。30年前,我走訪了中國鄉村的許多學校。當時的硬件條件確實比較差,我們經?吹浇淌液芷,學生坐在地上上課,如果哪個學校有一臺電腦,那簡直是天大的驕傲,你得脫鞋、脫襪子才能進入電腦房。但盡管硬件條件有限,中國的家長、老師和教育領導對教育卻都秉持著強烈的信念。我記得25年前我走訪了無錫的一所農村學校,我發現有一個人創立了一所私立學校,這個學校有一臺電視機。你能想象在那個時代,那么遙遠的鄉村學校在使用多媒體嗎?的確,當時很窮,也有很多的困難,但是只要你堅持對教育的承諾和追求,你就可以做到。中國官方從不避諱談示范學校,這就是示范的力量,其他學校會努力改進,向示范學?待R!

      我想這與中國歷史和儒家傳統有關,我們不能脫離歷史和情境來討論問題。中國當時窮,所以教育也窮,因此,中國人必須用另一種途徑來解決教育問題,這也就是比較教育中所說的“情境化”——必須將問題還原到當時的情景中,用更開放的方式去思考問題,而不是一開始就帶著一個狹隘的概念去評判事物,這樣就會有新的發現。比如,我還發現中國做得很好的一點,很多學校都會記錄孩子的健康狀況,比如身高、體重等。即使是最發達國家中的最發達的學校,他們也很少做這些工作。中國當初面臨的是教育機會問題,現在面臨的是教育質量問題。所以,中國新上任的領導人說“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這很有意義,因為大多數情況下我們談論教育是為了工作、為了就業,但是很少人談論教育是為了幸福的生活。然而,什么才是美好生活,值得我們深入討論!

      滕珺除了您剛才提到的中國人對教育強烈的信念之外,您認為中國還有哪些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學習? 

      齊納帕:我認為中國有很多經驗值得學習。首先值得學習的就是態度問題,中國的教育改革從來都是一件極為嚴肅的事情。中國政府高度重視中國的教育改革,不僅公開宣布改革,積極建設基礎設施,而且還創立了很多機制來推動改革。沒有政治意愿,改革永遠都不會成功。同時,中國政治穩定,為教育改革創造了很好的外部環境,所以,中國的教育改革可以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下長時間開展,中國很快就解決了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的問題,這一點中國做得非常成功。其次,中國大力發展了中等教育、職業技術教育。我們今天生活在一個高科技的知識社會,如果初等教育畢業生沒有接受中等教育,我們沒有足夠的半技術工人,就不會有那些高技術人員,中國就很難發展,這就是遠見問題。再其次,中國采取了對口支援的平衡發展的政策。由于中國很大,有某些地方發展得很好,有些地方發展得不好,因此中央政府鼓勵地方和省級政府負責,來減小這種差距。人們總認為中國是一個中央集權制國家,事實上,中國采用的并不是集權體系,而是平衡體系,即同時具有集權和分權,因為中央的決定必須適應地方的實際情況才能真正得以落實。因此,中央政府給地方政府授予了很大的權力,幫助他們獲取資源,管理資源、分配資源。這些都是基于中國困難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問題解決方式,值得學習。


    不能以唯經濟的方式思考教育問題 

      中國已經實現了全民教育的大部分目標,但不是全部。保持城鄉之間的平衡,將是實現全民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的最大挑戰!

      滕珺您曾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任職多年,是“全民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兩大教育理念的最初倡導者,這對中國教育的影響很大。您能簡要介紹一下這兩個概念嗎?為什么您會提出并積極倡導這兩大概念? 

      齊納帕:1991年,我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任職時,上級讓我負責基礎教育質量項目,研究改善質量要做什么,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全民教育。199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世界范圍內推廣全民教育,主要關注的是機會問題。但我們知道,教育質量問題是最重要的。如果學生只是待在教室里,沒有學習,那有什么用?因此,我們必須衡量他們學到了什么。當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發起了一個項目,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是出資方,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供技術,關注不同地區兒童的學習需要以及影響學生學習質量的因素,如教育投入、學校環境、家庭環境等。中國當時也參與其中,是參與文字、數學和生存技能測試的5個先驅國家之一。我在全民教育的框架下提出了“教育質量至關重要”的目標,也就是全民教育的第六項目標。為了創立這個目標,我花了大量的時間,在80多個國家開展調研。我們的調研不是簡單地拿A國和B國進行比較,因為兩國的教育體制、課程內容、文化環境完全不具可比性,而是給各個國家內部提供教育診斷,幫助各個國家了解本國教育的長處和短處!

      另一個問題是關于可持續發展教育的倡議。在2000年,也就是在2002年南非可持續發展峰會前,大家談論的都是健康可持續發展、能源可持續發展、水資源可持續發展、食物可持續發展,生物多樣性可持續發展、棲息地可持續發展等,唯獨就是沒有教育可持續發展。當時,我還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工作,我就私下跟我的上級說,有沒有可能在聯合國系統內倡議一下可持續發展教育,結果得到了上級的認可。但當時距離開大會只有兩個月的時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經過努力終于啟動了這一倡議。但是當時可持續發展教育不只是環境教育,還意味著我們怎樣開展教育,怎樣改變課程,怎樣改變教師培訓,使得可持續發展教育變得更為全面。比如,你怎么教學校里的小孩子保存能源、水、改變棲息地和人道信仰,以及怎樣避免浪費,怎樣節約能源和水,等等。這些看似環境問題,實際上是價值問題、尊重問題,人類的很多不幸都源于此。但不幸的是,可持續發展教育沒有像當時設想的那樣發展。但瑞典這方面做得很好,從幼兒園就開始教給孩子們,請關上水龍頭,關燈,節約能源,這已經成為了瑞典人的行為習慣,瑞典也因此成為了最大的贏家,成為世界的綠色之都!

      滕珺以一個旁觀者的視角來看,您認為中國的全民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開展得怎么樣,存在什么問題? 

      齊納帕:我覺得中國已經實現了全民教育的大部分目標,但不是全部,比如,中國的城鎮化發展速度太快,中國的農村教育與發展就是一個問題。中國要培養怎樣的年輕一代,是從農村走向城市的年輕一代嗎?在所有全民教育目標中,城鄉問題都非常重要。我覺得政府意識到這一點了,并制定了專門的政策,但是要達到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認為中國應該發展一個完整的、不一樣的模型,使得鄉村比城市更有吸引力。這就是更創新的東西,比如創造一些服務、設施,讓大家搬回來。我認為怎樣消除城鄉之間的差距,保持城鄉之間的平衡,將是實現全民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的最大挑戰!

      為了改善生活質量的教育與為了就業的教育不是一回事。因此,教育者不能以一種唯經濟的方式思考教育問題,這也是全民教育和可持續發展教育一個很大的挑戰。我覺得中國應該抵制新自由主義的影響,抵制任何事情都要以市場為導向的傾向。那么價值觀、標準和規則呢?經濟并非唯一因素,有些GDP很高的國家,他們的學校常發生毒品事件、自殺事件,你們肯定不想讓中國孩子變成那樣子。因此,中國在經濟富裕的同時,應該加強學校里的中國文化傳播,加強民族精神教育,只有這些才能幫助中國在這個流動的社會中,吸引優秀的人才回國。因為,沒有文化就是很嚴重的退步。


    中國教育要有國際化發展的大視野 

      中國的教育應該像中國的經濟、政治一樣,在國際舞臺上發揮更重要的影響。中國應該發展雙語、多語教學,不僅要鼓勵年青一代人學,還要鼓勵其他利益相關者學習。

      滕珺:近年來中國教育的國際化發展很快,每年有大量學生出國留學,同時中國文化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也在不斷提升,您認為中國在未來國際教育的舞臺上會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齊納帕:中國文化和中國語言已經得到世界廣泛的認可。今天,每個國家在解決問題時都應該跟中國坐一條船。這不是一個選擇,而是必然趨勢。所以很多國家開展了漢語教育,將中國元素融入本國的教育體系。瑞典是這樣,世界上很多其他國家也是如此,這已經為雙方的交流建立了很好的橋梁。中國自身也在變化。中國正在迅速變為一個多語國家。多語和雙語不僅僅是語言問題,文化、經濟、政治問題,很多東西都包含在里面。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應該成為未來國際教育發展的“和諧使者”。當今的國際化平臺是不同的,我們生活在一個迅速變化、頻繁互動的世界中,每一個人都在向他人學習?纯粗袊陨戆l展的歷史,你們有著非常中立的立場,這對你們的國際化發展十分有利。你們應該充分利用這個優勢,將非洲、歐洲、亞洲、美洲等各國的代表匯聚起來,將所有人的相對優勢都匯集起來,促成大家相互學習,達成一致意見,實現大家的共贏。中國現在主要還在發展雙邊關系,還沒有擔當起“和諧使者”的這個角色,中國需要有這樣的大視野、大愿景!

      滕珺:中國要完成這樣的角色定位,還有哪些工作需要進一步改進? 

      齊納帕:我認為首先應該改變觀念,中國的國際化意味著你必須以一種雙贏的方式來考慮問題,不談論勝敗。當然競爭很重要,但中國需要的是健康的競爭。其次,我認為中國應該發展雙語、多語教學,不僅要鼓勵本國年青一代學,還要鼓勵其他利益相關者學。語言是國際化的重要交流技能。中國應像歐洲社會一樣,成為一個東南西北都來會聚的地方。再其次,孔子學院在全世界大量發展,這很重要,但孔子學院應該有所改革,不應只教授文化、藝術和語言,還應涉及其他方面的內容,如經濟、社會、技能等很多很多東西。這將是很好的交流平臺。中國的教育應該像中國的經濟、政治一樣,在國際舞臺上發揮更重要的影響!

      滕珺您為推動中國與國際的教育交流與合作做了很多努力。最近幾年您和北京師范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合作開辦了我國教育領域內的第一個國際教育學術碩士項目,能具體介紹一下嗎?  

      齊納帕:起初,在非盎格魯撒克遜傳統中,社會科學領域很少有碩士項目,大多只有學習年限較長的博士項目,不管在德國、法國還是瑞典。但如果學生只想學習兩年就去工作,或者是很有經驗的人也想來學習,那怎么辦?所以32年前,我在瑞典引進了英文碩士項目,這個項目在瑞典運行了30多年,已成為一個享有國際盛譽的項目。后來,我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退休后又回到了斯德哥爾摩大學,我就想怎么樣可以繼續為中國做點事情,將這一項目的成功經驗帶到中國?我相信中國這樣一個扮演重要國際角色的國家,會非常愿意學習這個前沿項目!

      目前,這個項目已經啟動兩年了,共招收了來自10多個國家的35名學生,其中不乏已經在劍橋大學取得碩士學位和在俄羅斯已經取得博士學位的優秀學生。目前,我們正在繼續合作開辦全英文博士項目,開展廣泛的學生交流和合作研究,如我們合作的“教育促進農村變革”,希望我們的合作能取得更為豐碩的成果。當然,我還想借此機會向中國政府呼吁,向北京師范大學呼吁,向項目組的所有參與者呼吁,不應該把它看成一個單獨的學術項目,也要看成一個開放政策,一個國家和平生存、和諧發展的政策,我希望中國能夠在亞太地區甚至世界范圍內發揮更廣泛的影響力。

     。ㄌ丶s撰稿:滕珺 為北京師范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講師、博士。北京師范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碩士研究生Anne Rohlfer和曲梅協助整理本文。本文圖片由本報記者 修伯明 攝)

      《中國教育報》2013年3月11日第3版


     
    (責任編輯:CFCE.CN)
    分享收藏

    聯系中外合作辦學教育網:

    中外合作辦學微信公眾號:CRSEDU

    中外合作辦學總編輯(何曜)QQ:6851451

    中外合作辦學學歷認證QQ群:258264403

    中外合作辦學研討會QQ群:312766271

    中外合作辦學機構QQ群:348193713

    中外合作辦學自主招生QQ群:397108797

    新浪微博:中外合作辦學

    電子郵箱:crsedu#163.com(#換@)

    教育部批準的中外合作辦學本科名單

    教育部備案的中外合作辦學?泼麊

    推薦中外合作辦學機構
    上海紐約大學 寧波諾丁漢大學 西交利物浦大學 吉林大學—萊姆頓學院 上海交大密西根學院 中國人民大學中法學院 中山大學中法核工程與技術學院 北航中法工程師學院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熱點文章
    中外合作辦學教育網 打造中外合作辦學教育信息服務平臺!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影院